水浒百科

广告

水浒英雄中第一意淫贼是谁?

2011-09-10 12:54:32 本文行家:刘传录

宋江与阎婆惜没有共同语言,和一丈青也不说话,在水浒中,宋江对话最多的是九天玄女,这才是宋江的梦中情人。

金圣叹就认为水浒全书看似赞宋江,实则诋毁宋江,即独恶宋江论:时迁、宋江是一流人,在一百单八人中定考下下,金圣叹把宋江当成时迁一样的鸡鸣狗盗之徒,被很多人忽略。

西门庆是水浒第一淫贼,兰陵笑笑生是发现者、考证家、索隐家,是明写,宋江则是水浒英雄中第一意淫贼,是暗写。


扈三娘扈三娘


为何这样说呢?因为在水浒英雄中,最有女人缘的是宋江,阎婆惜、宋玉莲、扈三娘、李师师、九天玄女,还有绯闻中的刘太公女儿

王英、周通等之淫,作者细致描绘,也就一两次而已,而写宋江之意淫,却是贯彻全书,不断寻花问柳,例如去拜访李师师办公事,还忘不了去隔壁赵元奴家看一看,一点空闲都受不了啊

没有遇到赵元奴是好事,如果遇见呢,整点诗词洛神赋,可不又牵扯出一桩风流案?

这是宋江盗贼本能,拈花惹草成性,看莺莺也不放过小红,“不空手而归”,是盗贼惯例。

六祖慧能《坛经》有云:既非幡亦非风心动也所谓心动即是行动,意淫也是淫,当然,这是佛家境界。

宋江没有那样高的道德修养,不过是生活中聪明人,那我们就来观察一下宋江的“罗曼史案”:“怒杀”还是“诱杀”。

西门庆能一举成名,得力于王婆这个策划专家,宋江与阎婆惜同居,牵线搭桥的也是王婆,这俩王婆是否同一人,作者没有说,也许是媒婆的代称,也有可能是同一人,因为宋江所在的郓城县与西门庆所在的阳谷县是邻居城市。

阎婆惜阎婆惜


且听王婆道:“这阎婆无钱津送,停尸在家,没做道理处。央及老身做媒。我道这般时节,那里有这等恰好。又没借贷处。望押司可怜见他则个,作成一具棺材。

 宋江很大方地送了二十两银子,这只是开始,第二日,果见王婆来提媒,宋江半推半就,顺水推舟,包养了阎婆惜。
 阎婆惜年方一十八岁,并非没有见过世面的大家闺秀与小家碧玉,而是东京过来的漂泊歌手,只是没有机会在大赛中拿得名次。也许参赛机会都没有,人家白秀英好歹也是东京歌手,更不敢攀比花魁李师师与亚姐赵元奴了!
阎婆惜虽然没有李师师的才华,欣赏水平却是有的,从大都市东京流落到小城镇郓城,自然生活上不适应。
所以,宋江与阎婆惜之间新婚之后,就因为没有共同语言而开始疏远,假如包养阎婆惜的宋江的同事张文远,那么,阎婆惜就不会不满足了。
宋江是何等聪明,于是心生一计:金蝉脱壳,就请后司贴书张文远到家里饮酒,并且中途退场,给他们俩共同语言的机会。

他们俩果然一见钟情、一拍即合,于是绯闻就来了,宋江被戴绿帽子,却难得糊涂,其实,这是给他写休书提供了理由:休怪我宋江无情,是你背叛我在先!

无巧不成书,宋江遇到梁山下来刘唐,受贿了一根金条,这根金条,也成了宋江杀阎婆惜的一个理由:谁让你贪财呢?

阎婆惜无情吗,只是宋江如武大郎一样“不懂风流”;阎婆惜贪财吗,她看到金子就想给张文远买点补品。

因此,阎婆惜罪不该死,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,只是红杏出墙,需要道德法庭来审判而已,而宋江一刀杀了阎婆惜,却是残害了一条生命。

 我们再看案发现场,冷战之后,分头睡了。宋江把头上巾帻除下,放在桌子上,脱下盖衣裳,搭在衣架上。腰里解下銮带,上有一把压衣刀和招文袋,却挂在床边栏干子上。

捱到五更,宋江起来,口里骂道:你这贼贱人好生无礼!婆惜也不曾睡着,听得骂,扭过身回道:你不羞这脸!

疑点就出来了,你就走吧,该上班了,何必吵醒"尤二姐"(宋江叫阎婆惜为姐姐),可见宋江意思提醒她看我留下的东西,而那东西,没有藏起来,偏偏放置在显眼的床头。

  宋江走了之后,再回来,就和阎婆惜打开了口水仗,阎婆惜也不是省油的灯,那婆惜道:可知老娘不是贼哩。闲常也只嗔老娘和张三有事。他有些不如你处,他不该一刀的罪犯,不强似你和打劫贼通同。

阎婆惜提出三件事,其中是大量现金,那时候没有提款机,宋江怕她报案没有招,于是杀人灭口。

这段故事,水浒标题是“宋江怒杀阎婆惜”,其实,是“诱杀”!流浪歌手涉世不深,被贪官污吏榨取了剩余价值之后,无情抛弃。

宋江做了囚犯,也不忘怜香惜玉,且看39回:那妇人道:不瞒官人说,老身夫妻两口儿,姓宋,原是京师人。只有这个女儿,小字玉莲。因为家窘,他爹自教得他几曲儿,胡乱叫他来这琵琶亭上卖唱养口。为他性急,不看头势,不管官人说话,只顾便唱。今日这哥哥失手伤了女儿些个,终不成经官动词,连累官人。宋江见他说得本分,又且同姓,宋江便道:你着什人跟我到营里,我与你二十两银子,将息女儿,日后嫁个良人,免在这里卖唱。

“我与你二十两银子”这句话,对照21回“宋江怒杀阎婆惜”宋江对王婆道:我再与你银子十两做使用钱。一个“再”字,说明是共计二十两银子。

银子相同,宋江自己却说“嫁个良人”,可不是水浒作者让宋江自己说自己:不是良人!

宋江此次送银,取材“宋太祖千里送京娘"典故,这京娘"就是民女赵京娘,随父去北岳还乡愿,不料路遇响马,被扣押于赵匡胤叔父赵景清所在的道观,赵匡胤解救后,送其回家。

宋江与宋玉莲同姓,可不是宋太祖与京娘同姓赵?

 宋太祖千里送京娘"是至情至圣之英雄豪情,而宋江不过是投机,逢低买入,真“及时”啊,然后抛出,即“杀掉”(如杀阎婆惜),可见宋江若炒股比靠内幕信息盈利的牛散牛了去了,更可以认为是黑庄,知道进出时机,所谓“及时雨”也!

对照鲁智深救美金翠莲,不求回报,才是真正的雷锋品德。这鲁智深像光明磊落的宋太祖,而宋江则像阴险毒辣的宋太宗。

宋江捐善款仪式上,张顺送来两条鲤鱼。这一细节描写,看似画蛇添足,其实也是暗语:媒人吃鲤鱼。如果我们把鲜鱼看成宋玉莲,就明白了作者在讽刺宋江在琵琶亭遇到又一个漂泊歌手琵琶女。

如果宋江不是囚犯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难道不会象上次收纳阎婆惜一样收纳宋玉莲?

这样写,就重复了,于是,一丈青横空出现,让宋江还真的动了“一夜情之心”,想让她做压寨夫人。“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”,难道不会梦到红楼花神?

《大宋宣和遗事》说张横号“一丈青”,后来宋代龚圣作《宋江三十六人赞》则说是燕青之号“太行春色,有一丈青”,梅毅说南宋岳飞手下有将张用,其妻“一丈青”,武艺超群,而元代戏曲,则大多说是王英妻子。不管如何,反正一丈青是个英雄武将。

48回“ 一丈青单捉王矮虎”:且说宋江收回大队人马,到村口下了寨栅。先教将一丈青过来,唤二十个老成的小喽罗,着四个头领,骑四疋快马,把一丈青拴了双手,也骑一疋马,连夜与我送上梁山泊去,交与我父亲宋太公收管,便来回话。待我回山寨,自有发落。众头领都只道宋江自要这个女子,尽皆小心送去。就把一辆车儿,教欧鹏上山去将息。一行人都领了将令,连夜去了。宋江其夜在帐中纳闷,一夜不睡,坐而待旦。

宋江这家伙“一夜不睡”,为何失眠,难道单为军事不利,非也,想是扈三娘不要嫁宋江为阎婆惜第二,后来收为义女,那是李逵点破了宋江要娶扈三娘做压寨夫人,宋江为了面子才做了媒人,(原文:扈三娘"推却不得,只得拜谢了")。

扈三娘没有成水浒压寨夫人,成为几百年来水浒读者的一大遗憾,这样思想,其实无理!

扈三娘没有成水浒压寨夫人,却是宋江义妹,宋江父亲是其干爹,可以名正言顺地来往,这其实是老江湖宋江之计: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。

虽然不能成夫妻,也可以经常见面,但把她送给好色之徒矮脚虎王英,却是把义妹当成了政治交易品,这是典型的得不到,就毁灭她,所以宋江和强迫潘金莲的那个土富豪没有什么道德区别,行为倒是惊人地雷同。

扈三娘既然是宋江义妹,就被安排为“三军内探事马军头领”,也就是好比军统戴笠的职位。

机要秘书工作,是做而不说,所以我们看扈三娘仿佛就是个哑巴将军,但她不快乐吗?也非,后来征辽时“美女将军”有诗赞云:“得胜归来,含笑隐隐生双颊”,可见扈三娘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之后,对王英还是满意的,王英比武大郎,自然懂得风流。

然而,这只是生活“性福”,对于女将而已,自然事业才是其首选,所以扈三娘虽然被李逵灭门,依然服从了李逵的领导人宋江。

宋江也给了她无限荣耀,例如第89回写征辽成功后:(辽国)二丞相叩首伏罪拜谢。宋江再用好言戒谕,二丞相恳谢而去。宋江却拨一队军兵,与女将一丈青等先行。随即唤令随军石匠,采石为碑,令萧让作文,以记其事。

这一细节描写,让我们看到了宋江与扈三娘并辔而行,宋江真可谓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,扈三娘也恰是“得胜归来,含笑隐隐生双颊”,王矮虎在哪里?作者没有写,这就给当代编剧与导演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,可惜他们都没有关注到这句话,因为他们不是研究水浒的专家,所以,要编好剧本,没有学术发现做基础,很难领略透宋江的心态,胡乱篡改原著,则必然离题万里了。

扈三娘也并非真哑巴,从头到尾,只说了一句话,是在第55回写宋江会战呼延灼的时候,呼延灼见彭力怯,纵马舞鞭,直奔花荣。斗不到三合,第四拨一丈青扈三娘人马已到。大叫:花将军少歇,看我捉这厮。

扈三娘不仅开口,而且是“大叫”,可见对花荣力战二将的担心。

花荣是宋江的心腹,他妹子就被嫁给了黑炭头秦明,花荣心甘情愿接受宋江的美人计,可见对宋江之忠,最后还为宋江自缢殉节。

因此,花荣经常陪伴宋江左右,扈三娘是宋江义妹,自然也立在宋江左右,有没有战斗情谊,从这句话就可看出。



扈三娘扈三娘


黛玉写诗,那是写给宝玉看,扈三娘用红棉套捉住彭圯,那是让花将军少歇,看我捉这厮。

当然,还要给宋江看,并且迫不及待,战斗还在进行,就领军马找宋江去了。

且看作者交代:一丈青自引了人马,也投山坡下去了。宋江见活捉拿得天目将彭,心中甚喜。且来阵前看孙立与呼延灼交战。

作者没有写二人对话,可谓一切都在不言中,那是相当地默契,好比佛祖拈花,迦叶微笑。

宋江与扈三娘没有绯闻,那是因为二人把持得好,宋江是个好干部,以公谋私,三娘是个贤淑女,心甘情愿。李逵是个愣头青,哪里晓得这些人情世态,于是闹出了刘太公误解“假宋江”奸淫了她女儿,李逵却信以为真,回梁山要杀宋江。

理由是:“我见他在东京时,兀自恋着唱的李师师不肯放。不是他是谁?”。

这就是73回“ 梁山泊双献头”,取材于元代杂剧《李逵负荆》,里面有句精彩台词:(宋江)“李逵,你这厮好生无礼!怎敢诬赖俺抢了满堂娇做押寨夫人?”

 俗话说无风不起浪,人家咋不冒名武松来奸污刘太公女儿呢,因为那样太荒唐,没有人信,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”,而宋江去澄清自己清白,正好比罪犯做了坏事,心里有鬼,所以一见被杀人头提来,“宋江大喜”,并迅速掩埋,作者如此细写,显然是暗示我们这是宋江在毁尸灭迹替罪羊。

前回书,即第72回“李逵元夜闹东京”写宋江二次拜访,才与李师师得以座谈:酒行数巡,宋江口滑,揎拳裸袖,点点指指,把出梁山泊手段来。柴进笑道:表兄从来酒后如此,娘子勿笑。李师师道:各人秉性而已,何伤?!

可见李师师之大气,风度,对照出宋江之村牛相!

李师师便问道:这汉是谁?恰似土地庙里对判官立地的小鬼。众人都笑。李逵不省得他说。宋江答道:这个是家生的孩儿小李。那师师笑道:我倒不打紧,辱摸了太白学士。

这里李师师说李逵是小鬼,可不是骂宋江是阎王?

宋江和李师师套近乎,要姓李,为何?因为既然“家生的孩儿小李”,自己则是李员外了?

李师师回绝得很风雅:我李家先祖李白是知识分子,不似你等强盗!

李师师低唱苏东坡大江东去词,意思是你宋“江”的前程是:付诸东流!

宋江居然附庸风雅,写词《念奴娇·天南地北》云:
  …….
  翠袖围香,绛绡笼雪,一笑千金值。
  神仙体态,薄幸如何消得!
  想芦叶滩头,蓼花汀畔,皓月空凝碧。
  六六雁行连八九,只等金鸡消息。
  …….

这里“绛绡”是对照九天玄女之“绛绡”,水浒美女中,只有此二美用“绛绡”,可见如红楼作者所描写的警幻仙姑与秦可卿的姊妹关系:天上人间二美。

 “金鸡”,有金首鸡形仪仗的解释,《太平御览》卷九一八引《三国典略》﹕"……将赦﹐库令于殿门外建金鸡……由是帝王以鸡为候。'"

宋江求赦,那是杀人放火,要宋徽宗给招安机会。

南唐李煜的小周后也求赦,宋太宗却不给机会,可见作者用宋徽宗的开明来对照其祖宋太宗的阴毒。

“凤城春色……一笑千金值”,则是小周后,凤城即京城,这里指东京,也有第二解,那就是江苏泰州(辽宁也有凤城,但与此诗无关),代指江南,那是小周后的来的方向。

“一笑千金”是周幽王与褒姒故事,这里表面讽刺宋徽宗爱李师师而终结北宋,却也暗喻野史传说中的宋太宗强奸小周后,宋人画《熙陵幸小周后图》为证

所以这首词看似宋江求赦,却是“千红一哭,万艳同悲”。

回头再看第21“宋江怒杀阎婆惜”,张文远之姓,来自花蕊夫人随夫君孟昶被解往东京,后来孟昶被毒死,花蕊夫人成了宋太祖的妃子,但一直供奉的“张仙”孟昶。

张文远“平昔只爱去三瓦两舍,飘蓬浮荡,学得一身风流俊俏,更兼品竹弹丝,无有不会。这婆惜是个酒色倡妓,一见张三,心里便喜,倒有意看上他”。

这段描写花团锦簇,对照历史,却很明白,李煜比张仙孟昶更是“品竹弹丝,无有不会”,与宋太宗一样是一国之君,所谓“这张文远却是宋江的同房押司”。

宋太宗承前继后,学习哥哥强幸小周后是野史,却也并非空穴来风,赵匡胤毒死孟昶收纳花蕊夫人,赵光义自然也会毒死李煜,只是没有大张旗鼓地收纳小周后,可见宋太宗比较阴险。

从《熙陵幸小周后图》可见宋太宗“面黔色而体肥”,如浔阳江酒保所言黑三郎宋江“黑矮肥胖”。

阎婆惜爱张三郎是李煜与小周后爱情甜蜜写照,而宋三郎映射宋太宗,讽刺宋太宗不会诗词歌赋,只是官家暴发户!

宋江与阎婆惜没有共同语言,和一丈青也不说话,在水浒中,宋江对话最多的是九天玄女,这才是宋江的梦中情人。

李逵有赤子之心,进行历史大揭秘,如同小孩揭露宋江的皇帝新装梦。75黑旋风扯诏谤徽宗你的皇帝姓宋,我的哥哥也姓宋,你做得皇帝,偏我哥哥做不得皇帝。

宋徽宗姓赵,李逵调侃为“皇帝姓宋”,言外之意是要用宋姓代替赵姓:杀去东京,夺了鸟位,晁盖哥哥做个大宋皇帝,宋江哥哥做个小宋皇帝

晁盖(宋太祖)死了,宋江(宋太宗)可不是要做“大宋皇帝”了。

宋江(宋太宗)不是赵家人(宋太祖子孙:南宋诸皇帝,除了宋高宗赵构),却也是宋家人(宋太宗子孙:北宋诸皇帝,除了宋太祖)呀,继位有何不妥呢?

李逵提出了大宋帝位继承权的“非正当”问题!矛头看似宋徽宗,其实是宋徽宗之先祖宋太宗。

北宋真宗时期任著作佐郎张君房编成《大宋天宫宝藏》后,又择其精要万余条,组成《云笈七签》,其中“九天玄女传”云:
  
  玄女降焉,乘丹凤,御景云,服九色彩翠之衣,集于帝前……(说的是玄女授黄帝天书打败蚩尤,统一天下)

《云笈七签·西王母传》写王母娘娘请汉武帝刘彻吃饭:又命侍女取桃,玉盘盛七枚,大如包子,四以与帝,母自食三。帝食桃,辄收其核,母问何为,帝曰:欲种之耳。母曰:此桃三千岁一实,中国土地薄,种之不生。

把玄女与王母娘娘组合成九天玄女,把黄帝与汉武帝组合成宋江,暗示宋江的帝王身份,即是宋太宗与宋真宗(排行是老三),宋江是黑三郎,而这就是《水浒传》第42回:“还道村受三卷天书,宋公明遇九天玄女”:

娘娘问道:星主别来无恙?”……宋江看时,但见:头戴九龙飞凤髻,身穿金镂绛绡衣。

那娘娘坐于九龙床上,手执白玉圭璋,口中说道:请星主到此,命童子献酒。两下青衣女童,执着奇花金瓶,捧酒过来,斟在玉杯内。一个为首的女童,执玉杯递酒,来劝宋江。宋江起身,不敢推辞,接过杯盂,朝娘娘跪饮了一杯。宋江觉道这酒馨香馥郁,如醍醐灌顶,甘露滴心。又是一个青衣,捧过一盘仙枣,上劝宋江。宋江战战兢兢,怕失了体面,尖着指头,拿了一枚,就而食之。怀核在手。青衣又斟过一杯酒来劝宋江。宋江又一饮而尽。娘娘法旨:教再劝一杯。青衣再斟一杯酒,过来劝宋江。宋江又饮了。仙女托过仙枣,又食了两枚。共饮过三杯仙酒,三枚仙枣。宋江便觉道春色微醺。又怕洒后醉失体面,再拜道:臣不胜酒量,望乞娘娘免赐。

这里反复提到“九龙”,而赵匡胤的小名是赵九重,即是“九重天”的意思,暗喻九天玄女与宋太祖的关系。

娘娘一开言便是星主别来无恙?可见如宋太祖驾崩后当晚宋皇后(“头戴九龙飞凤髻”模样)见宋太宗一样,表面看似王母娘娘宴请汉武帝,其实是二人谈判继位问题。

娘娘法旨道:玉帝因为星主魔心未断,道行未完,暂罚下方,不久重登紫府。切不可分毫失忘。若是他日罪下都,吾亦不能救汝。此三卷之书,可以善观熟视。只可与天机星同观,其他皆不可见。功成之后,便可焚之,勿留在世。所嘱之言,汝当记取。目今天凡相隔,难以久留。汝当速回。便令童子:急送星主回去。他日琼楼金阙,再当重会。

周文王灭崇侯虎后曾都于酆京,后为周武王之弟的封国。

西周国都为酆、镐两座城池,沣水西称酆京,沣水东称镐京,史称酆镐二京

五代时期,有东西二京:东京汴梁,西京洛阳。

娘娘说玉帝因为星主魔心未断”,暗喻宋太祖早就知道赵光义“龙行虎步”,有帝王之心。“目今天凡相隔”,可不是暗喻宋太祖驾崩。

“他日琼楼金阙”,不是在后宫谈判了,而是你登基之大殿了。

宋江便谢了娘娘,跟随青衣女童,下得殿庭来。出得棂星门,送至石桥边。青衣道:恰才星主受惊,不是娘娘护佑,已被擒拿。天明时,自然脱离了此难。星主看石桥下水里二龙相戏。宋江凭栏看时,果见二龙戏水。

“不是娘娘护佑,已被擒拿”暗语是赵光义篡位,有谋反之嫌疑,那是要被抓的。这句话是宋后的谈判筹码。

“二龙戏水”,暗喻赵氏二兄弟和睦或者争斗,但结果是一山不容二虎,“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”,还是要“天无二日”。

所以,宋江这一梦,其实是晋王赵光义与宋后谈判,结果表现为:

第71回 忠义堂石碣受天文,梁山泊英雄排座次”: 当日醮筵,但见:

……金钟撞处,高功表进奏虚皇;玉佩鸣时,都讲登坛朝玉帝。绛绡衣星辰灿烂,芙蓉冠金碧交加。

 “虚皇”,宋太祖也,“绛绡衣”者,“身穿金镂绛绡衣”的九天玄女也,可惜宋太宗登基大典,群臣重新安排官位,而宋后,只有是看客了,这就是九天玄女云“他日琼楼金阙,再当重会。”而没有在“金阙”殿上相会,也许是“琼楼”后宫约会了。

 难道作者暗示我们宋太宗与宋后还有“幽会”?

 说到“天书”,也是巧合。

宋太宗(也是宋江一样的黑三郎)第三子赵恒是宋真宗(968-1022)很会玩伪造天书的把戏,而“导演”是宰相王钦若,这个北宋(真宗朝)五鬼之首,不仅在东京玩,还总策划泰山封禅,借接“绛衣”者之天书而旅游

宋代历史上的“九天玄女”有三个:宋太宗的母亲被史官杜撰“杜太后传位遗嘱”,宋真宗的刘后开启北宋皇太后垂帘听政,真假之间的是宋太祖的宋后被水浒作者化身九天玄女授天书。

宋江再会九天玄女,是第88回“ 颜统军阵列混天像,宋公明梦授玄女法”:玄女娘娘与宋江曰:吾传天书与汝,不觉又早数年矣。汝能忠义坚守,未尝少怠。今宋天子令汝破辽,胜负如何?

宋江没有征辽,而开谈玄女娘娘便说伐辽,是暗示宋太宗继承宋太祖遗志(“忠义坚守”),两度伐辽。

宋江俯伏在地,拜奏曰:臣自得蒙娘娘赐与天书,未尝轻慢汇漏于人。今奉天子敕命破辽,不期被兀颜统军,设此混天象阵,累败数次。臣无计可施,正在危急之际。

宋太宗伐辽失败,在于遥控指挥,还派人送八卦阵图,让宋朝诸将依据"钦制"阵图战斗,而辽军擅长游击,所以不管用。

无独有偶,其子真宗赵恒幼英睿,姿表特异,与诸王嬉戏,好作战阵之状,自称元帅。太祖爱之,育于宫中。尝登万岁殿,升御榻坐,太祖大奇之,抚而问曰:天子好作否?对曰:由天命耳。比就学受经,一览成诵。(《宋史》)

所以,水浒作者经常表现阵法战斗,例如第76回吴加亮布四斗五方旗,宋公明排九宫八卦阵”,无非是告诉读者他在演义宋初的宋辽战争。

诸葛亮“名成八阵图”,但并不多见诸葛亮先后将帅依照八阵图列阵作战,但到北宋,宋太宗就曾亲自绘制一幅《平戎万能全阵图》以授大将,使其按图布阵。上行下效,宋仁宗期,出现了一部《武经总要》,把古阵法都绘制成图,也把“大宋八卦阵法”绘图说明,同时认为:故废阵形而用兵者,败将也;执阵形而求胜者,愚将也。

宋太宗的惨败之像,最可笑的是一次孤身逃亡,骑驴车得免。

这表现在第90回“五台山宋江参禅,双林渡燕青射雁”:《减字解连环·楚天空阔》
  楚天空阔,雁离群万里,恍然惊散。(“孤身逃亡”写照)

自顾影,欲下寒塘,正草枯沙净,水平天远。
  ……..

 宋江两度屯兵陈桥驿,是宋太祖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之地,也多次描写金沙滩,
梁山哪里有金沙滩,青岛有啊,所以这里代指宋辽边境的金沙滩。

金沙滩在山西怀仁县城南30公里处的黄花梁脚下,是当年宋、辽交战的古战场,也是传说中杨业兵败罹难的地方。京剧、豫剧、晋剧、湘剧、川剧、秦腔等都有金沙滩这个剧目(双龙会),,水浒也是借此暗喻宋辽战争。

宋江衣锦还乡后,因思念玄女娘娘,为其立庙祭祀,可见宋江心目中,能帮助他功名的女子,才是梦中情人,宋江,对待女人,哪里是看重感情?

所以,金圣叹批宋江表面讲仁义道德,其实是阴谋无德,于是列宋江为“下下等人”,捧武松为“上上等人”: “直是天神也”,这也是宋江一见武松就结拜兄弟的原因,人格而论,愧不如也!

 

 

分享:
标签: 宋江 水浒 红楼梦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新浪博客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刘传录研究水浒、红学、新水浒第一人, 山东省作协会员 齐鲁文化学者,山东省水浒研究会副会长,泰安文化通览学术主编,《齐鲁晚报》有个人专栏“第三只眼看水浒”,曾与老纪、李毅主持山东卫视《闲话水浒》,著有《第三只眼睛读水浒》《第三只眼睛看水浒》和《刘传录趣评水浒》等作品。作品获刘勰文艺评论奖。2013年度感动齐鲁温暖十七城新闻人物,2013年度中国十大精英博主。2016年7月参加浙江卫视中华好故事录制,2017年受邀参加《中国味道》节目录制,用专业知识解读《水浒传》中的美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