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浒百科

广告

武松为何调戏孙二娘?

2011-09-08 09:50:26 本文行家:刘传录

在《水浒》中,武松调戏孙二娘一段文字,非常经典,而武松当时的心理变化,也很颇有味道。在张青到来之后,双方互通姓名,张青介绍自己,坦陈相待时,武松表示:“我是斩头泣血之人,何肯戏弄良人!我见嫂嫂瞧得我包裹紧,先疑忌了,因此,特地说些风话,漏你下手。那碗酒,我已泼了,假做中毒。你果然来提我。一时拿住,甚是冲撞了,嫂嫂休怪”。武松说自己之所以调

 在《水浒》中,武松调戏孙二娘一段文字,非常经典,而武松当时的心理变化,也很颇有味道。
    在张青到来之后,双方互通姓名,张青介绍自己,坦陈相待时,武松表示:“我是斩头泣血之人,何肯戏弄良人!我见嫂嫂瞧得我包裹紧,先疑忌了,因此,特地说些风话,漏你下手。那碗酒,我已泼了,假做中毒。你果然来提我。一时拿住,甚是冲撞了,嫂嫂休怪”。武松说自己之所以调戏孙二娘有个最主要的原因,就是觉得孙二娘不是什么好人,证据就是孙二娘死死盯着武松的包裹,于是武松就说些风凉话,故意引诱孙二娘下手。

孙二娘孙二娘


    那孙二娘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?自己已经被武松拿住,老公张青也责备自己为何忘记自己的“三不杀”游戏规则,孙二娘只能表示歉意。她首先认错,然后表示,自己下手的原因,一个是因为武松的包裹沉重,可能有很多的财物,第二个是因为“伯伯”说怪话,因此一时起意。
    当听到两人如此表述之后,张青“大笑起来”,拉着武松去喝酒吃饭。而对于这件事本身的是非曲直,没有再提。
    细细品味两个人的话语,其间还是有很大的出入,最大的出入就是问题到底出在谁的身上。仔细捋顺两人对话,武松看孙二娘并非良善,就以语言调戏。而正是因为武松的调戏,孙二娘才忍不住要用蒙汗药麻翻武松,杀掉武松泄愤。也就是说,是武松先看不惯孙二娘,先动手招惹孙二娘的。那孙二娘哪里让武松不满意?其实书上根本没有孙二娘盯着武松包裹的文字,反而有大段有关孙二娘外貌的文字,正是因为武松觉得孙二娘太风骚了,完全不是一个良家妇女,才故意找茬的。
    那孙二娘什么地方看起来不是“良人”?
    孙二娘是如此打扮的。“门前窗槛边坐著一个妇人:露出绿纱衫儿来,头上黄烘烘的插著一头钗环,鬓边插著些野花。见武松同两个公人来到门前,那妇人便走起身来迎接,——下面系一条鲜红生绢裙,搽一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桃红纱主腰,上面一色金纽。”宋时的女子大都是住在家中楼上,平时一般不出门。稍微好点的人家都会请个丫头服侍,或有个大娘帮衬,大姑娘小媳妇抛头露面不多。当然,平头老百姓就没法子这么讲究了,但是还是很注重衣着打扮,不可以过于扎眼。像孙二娘坐在窗前,露出自己的衣衫,就已经很没有修养了。何况头上带着金子打造的许多钗环,一看就是个贪财重利的女人,加上鬓角边的野花,就更是招蜂引蝶,生性风流的表征了。这是远观。之后走到近前,武松再看孙二娘,裙子是很张扬的大红色,脂粉很厚,并且敞开胸怀,连里面的内衣都看到了,实在是不堪入目!武松一看就火大。
    孙二娘当然不是什么良家妇女,她老爸就是强盗,专门杀人放火了。后来遇上了张青,觉得张青手脚比较灵活,就教给张青一些武艺,后来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张青。在孙二娘的字典中,是从来没有过“贤良淑德”这样的词语的。平常对那些过往客商,也并非是好人就不杀,而是“有那入眼的”就杀了,并且是大块好肉,切做黄牛肉卖,零碎的就做成包子了。孙二娘就没有正常女子的穿衣打扮的习惯就很自然了。
但是武松调戏的话语和方式,却同样不堪,和我心中原有的英雄形象大不相符。
    当孙二娘端来馒头,武松先是故意挑衅,说:“酒家,你这馒头是人肉的,是狗肉的?”孙二娘笑嘻嘻的,自然不承认,说:“我家馒头,积祖是黄牛的。”武松说:“我见这馒头馅里有几根毛,一像人小便处的毛一般,以此疑忌。”铁骨铮铮的武松,忽然说出这样下流的词句,实在让人意外。之后,武松又问:“娘子,你家丈夫却怎的不见?”之前,武松处处叫孙二娘“酒家”,此处却改成“娘子”,完全是一副流氓语气,并且打听人家丈夫在不在,很有几分邪恶。孙二娘也假意说:“我丈夫出外做客未回,”看看武松究竟会如何。武松就说:“恁地时,你独自一个须冷落。”竟然又变成了情人语气,关心、呵护其孙二娘来。孙二娘自然大怒,脸上虽然还是笑,心里却说:“正是‘灯蛾扑火,惹焰上身’,不是我来寻你!”正是因为武松的一再调戏,孙二娘才动了杀机?
    小说写武松和孙二娘之战,也充满了猥亵之意。“武松就势抱住那妇人,把两只手一拘拘将拢来,当胸前搂住却把两只腿望那妇人下半截只一挟,压在妇人身上,只见他杀猪也似叫将起来。那两个汉子急待向前,被武松大喝一声,惊得呆了。那妇人被按压在地上,只叫道:“好汉饶我!”那里敢挣扎。”武松“当胸前搂住”“压在妇人身上”,若对手是个男子也就罢了,可是孙二娘却是一个女人。对女人用这样的招式实在有损武松的身份。

新水浒孙二娘新水浒孙二娘


    那武松为什么会对貌似风骚的孙二娘有如此大的反应呢?可能这也是武松的真面目之一。武松可并非什么宅男,而是久闯江湖的行家。看他应对孙二娘,还有后来在孟州面对施恩、蒋门神,武松有什么不懂的呢?自然,武松也绝非不近女色,甚至可以说精通调情之道。正是因为了解一般女子肯定受不了这样的羞辱,武松才故意这样说孙二娘。

    而更重要的原因,我看是由于对潘金莲的怨恨。
   为何如此说?
    一方面此时距离潘金莲之死,不过是三个月。因为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,武松蹲了三个月的大牢。虽然说自己为兄长报了仇,把两个人都杀了,可是对于嫂嫂潘金莲红杏出墙,以至于兄长死亡,武松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的。
    另一方面,孙二娘和潘金莲有一些地方很像。虽然在书中没有直接写武松眼中的潘金莲的衣着如何,但是却处处和孙二娘暗合。经常坐在窗边,向外张望,正是如此,才引来了西门庆。满头金钗,热衷财物,要不是看重了西门庆家中的钱财,嫂子怎么会背叛哥哥。鬓角戴着野花,招蜂引蝶,敞开胸脯,露出内衣,都更是天生淫妇的表现。正是因为如此,武松才一见孙二娘就挑刺,在和孙二娘打斗时才极尽羞辱之能事。
至于,武松为什么对潘金莲充满怨恨,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金莲杀了武大,还有更深广的原因。
    而张青对于这场风波没有问个究竟,也很明智。之后,由于张青的宽容,张青和武松结为兄弟,武松和孙二娘的矛盾也就渐渐隐藏了起来。此后张青几次出场,喝酒也好,践行也好,送行也好,孙二娘都在一边陪着,武松真正感动起来。至于孙二娘是否在心中就真的放下了这个梁子,就不得而知了。

分享:
标签: 水浒 武松 孙二娘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新浪博客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刘传录研究水浒、红学、新水浒第一人, 山东省作协会员 齐鲁文化学者,山东省水浒研究会副会长,泰安文化通览学术主编,《齐鲁晚报》有个人专栏“第三只眼看水浒”,曾与老纪、李毅主持山东卫视《闲话水浒》,著有《第三只眼睛读水浒》《第三只眼睛看水浒》和《刘传录趣评水浒》等作品。作品获刘勰文艺评论奖。2013年度感动齐鲁温暖十七城新闻人物,2013年度中国十大精英博主。2016年7月参加浙江卫视中华好故事录制,2017年受邀参加《中国味道》节目录制,用专业知识解读《水浒传》中的美食。